Neueste Artikel

悼当代著名中医学家邓铁涛教授

悼当代著名中医学家邓铁涛教授 欧洲经方中医学会(JFTCM.EU)   ...

欧洲经方中医学会第三届学术年会 暨2018国际经方大会在英国伦敦顺利召开

  2018年9月29日-30日,欧洲经方中医学会第三届学术年会暨2018国际经方大会在英国伦敦顺利召开,大会邀请了冯世纶教授、黄煌教授、娄绍昆教授、王三虎教...

“假针对照针刺研究”当休也 —评“澳洲最新研究成果:针灸治疗对IVF成功率没有影响”

“假针对照针刺研究”当休也—针灸临床研究方法,应该充分考虑针灸医学自身的临床特点-评“澳洲最新研究成果:针灸治疗对IVF成功率没有影响” 。 转载自中医药导报...

“假针对照针刺研究”当休也 —评“澳洲最新研究成果:针灸治疗对IVF成功率没有影响”

Kategorie: 针灸学习

“假针对照针刺研究”当休也
—针灸临床研究方法,应该充分考虑针灸医学自身的临床特点
-评“澳洲最新研究成果:针灸治疗对IVF成功率没有影响” 。

转载自中医药导报

旅英中医师 袁炳胜 (英国 Doncaster)

最近,美国著名医学杂志《JAMA》发表《Effect of Acupuncture VS Sham Acupuncture on Live Birth Among Women Undergoing In Vitro Fertilization-A Randomized Clinical Trail》(针刺与假针刺对体外受精妇女<成功>生产的影响-一项临床随机观察),美国ACOG(American College of OBGYN)发给了美国大多数不孕中心和妇科大夫,英国包括《独立报》(Independent)等多家媒体也以《Acupuncture no better than placebo IVF success , trail finds》等为题进行了报道。澳洲中文网以《澳洲最新研究成果:针灸治疗对IVF成功率没有影响》为题做了简短的报道:

“最近澳洲和新西兰对800多名女性做了研究,发现针灸对于他们的生产率几乎是没有什么影响的。

这个研究是从澳洲和新西兰的16个IVF诊所中选择了848名女性,持续的时间是在2011到2015年之间。

研究人员将这些女性分为2组,其中的一组进行真正的针灸,另外一组则使用的是假针灸(钝头的非侵入性针头,并且远离真正的针灸穴位。)

最终的统计结果显示,两组之间的差别只有0.5%。接受针灸的女性生下活胎的比例是18.3%,共74名妇女;接受假针灸的女性生下活胎的比例17.8%,共72名妇女。

关于IVF成功率的问题,ABC曾在2016年对这个行业进行了曝光,指责某些诊所蓄意欺骗客户并浪费纳税人的钱财(IVF的部分费用是由Medicare报销的)。根据ABC的报道,那些40岁以上采集自己的卵子并让其受精的女性的最终成功率相当的低。41-42岁只有5.8%的机会最终带回家一个成活的婴儿;43-44岁,成功率是2.7%;45岁以上的成功率只有1.1%。”

从相关报道可以看出,研究者不过是使用他们以为的“针灸”和“假针灸”对比得出的结果而已。因此很难说他们研究中的“针灸”是不是真正的合格水平的针灸。但是,可以明确的是,他们用于对照的“假针灸”是可以视为“针灸”的。      

针灸治疗,有经穴针灸即腧穴针灸,也有非穴针灸,如两千多年前《内经》“以痛为腧”治疗经筋(相当于涉及到肌肉韧带的疼痛类疾病)病,1300多年前唐代孙思邈所说的“阿是穴”(疼痛敏感点)针灸,都是传统针灸中的非经穴的疼痛点针灸、无疑都是针灸。

⚡️此外,用针针刺是针灸,用艾火熏烤,也是针灸;灸,就是不用针的针灸;古代就有以指代针按压穴位或者疼痛点针灸治疗方法,近现代还有激光针灸、微波针灸等等,其实也都是针灸。所以哪里有什么“假针灸”?他们做的“非穴”针刺或者不用针刺的“非针”刺激都不是“假针灸”。⚡️所谓“假针灸”,不过是研究者套用现代新药研发“假治疗”对照研究方法用于针灸临床研究的错误做法而已。但是药物的“假治疗”完全可以模拟;如同手术治疗、物理治疗一样,针灸的“假治疗”,根本不存在。难道能够以红外线照射治疗作为激光或者微波治疗的假治疗对照观察吗

⚡️南安普顿已故的多年研究针灸临床研究方法的罗伊斯教授就曾说,他花了几十年时间想建立一个对照方式来进行针灸研究,但是最终都失败了。因为很难在身体上对针灸穴位进行解剖结构一样的精确定位,任何一个靠近穴位作为“假针灸”的对照穴,都可能本身就是那个穴位的有效衍生点所在。他是懂得针灸,而且以严肃的科学态度对待研究方法的问题的。

无独有偶,前年,澳洲也有“研究者”以类似的方法做了针刺治疗膝痛的研究,结论当然也是无效。所有这些研究报告,暴露了相关研究人员对针灸的无知。

所有上述在国际医学学术期刊发表的这类低质量错误研究方法的“研究报告”,同时也暴露了这些科学期刊其实并不懂得针灸医学的特点,缺乏对针灸医学的基本了解和基本常识。

从另一方面来说,我们必须认识到:药物疗效研究与临床操作性治疗方法的研究,有着巨大的差异;因为一个基本的、不可否认的事实是:化学药物的质量几乎可以做到绝对可控,而针灸师治疗的方法和技术质量则几乎完全不可控;不仅仅是不同针灸师对于同一个病人同一时间的治疗可能会有不同;而且同一个针灸师每次治疗的方法也极难保证绝对的一致;更重要的是,最好的针灸师,在临床治疗过程中,总是随着临床情况的变化而调整治疗方案,以使治疗能够得以避免太过和不足,以提高和保证疗效,防止类似化学药治疗的副作用与不良反应。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该研究的疗效低下,正是因为该研究中使用的针灸治疗方法本身就违背了针灸治疗的方法原则。

所以像这类看似“科学”、流行于现代药物疗效研究的研究方法,对于针灸疗效的研究,意义不大或者没有多少意义。因此,2016年12月25日,美国国会发布了《二十一世纪临床治愈法案》,更加强调“真实临床研究”,以修正传统药物临床研究的不足。

相比于一些国外的针灸研究,中国国内关于针灸的研究,⚡️不仅仅是不同针灸疗法间的对比,常常更重视针灸与其他不同治疗方法如止痛药等治疗的对比,以发现更好的治疗方法;不仅仅局限于临床治疗某病“有效无效”,而更加侧重于治疗某病的最佳途径的优化和选择;在治疗方法上,⚡️也能够更多考虑不同临床情况的个性化治疗。

同时,报告中的研究及其结果,只能够说明该“针灸师”所应用的针刺治疗点位及相应针刺手法治疗次数方法对于IVF的临床作用,⚡️但是不能够代表针灸疗法治疗不孕症的水平,因而不具有普遍性意义

因为一方面,临床针刺治疗不孕症可能选取的经络腧穴、可能使用的针刺技术方法多样,⚡️疗效也不尽相同;另一方面,最重要的是中医针灸治疗不孕症,需要根据不孕不育的具体疾病、病机证候,采取不同经络腧穴、不同刺、灸方法治疗,才可能获得针灸治疗的理想疗效。

所以,报告中的研究方法,虽然有着科学研究的形式,但是很明显违背了中医学科临床基本规律,存在着研究方法学上的根本错误,必然得出与事实相背的研究结论,不仅没有什么科学价值,⚡️反而会误导学界以及公众对针灸医学的正确认知。

对于针灸治疗的临床研究,应该充分考虑针灸临床治疗的特点。

(袁炳胜:Diese E-Mail-Adresse ist vor Spambots geschützt! Zur Anzeige muss JavaScript eingeschaltet sein!

 

 

Einen Kommentar verfassen

Als Gast kommentieren

0
Deine Kommentare erfordern die Moderation durch den Administrator
Nutzungsbedingungen.
  • Keine Kommentare gefund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