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三虎治验 过半斋医案医话--肿瘤医案选辑(上)

欧洲经方中医学会第一届学术年会暨第一届欧洲经方中医大会.2016.10.1-3, 德国.纽伦堡

              过半斋医案医话--肿瘤医案选辑(上)

             王三虎治验(王三虎,中国广西柳州市中医院)

                    袁炳胜编按 (袁炳胜,英国 Doncaster)

 

1 肝癌

2015年5月25日下午,应邀出诊。黄老先生,病危多日,卧床不起,年高体衰,宿疾较多。刻诊可见: 面色晦暗,形体衰弱,双目黄染,声低气怯,勉强应答,腹部胀满,下肢浮肿,食少便溏,口干口苦,眠差咳嗽,畏寒,但四末尚温,喜热饮而不多,舌暗苔白,脉弦。

病属积聚鼓胀,证情危重;肝胆瘀毒,水饮不化,心肺受损,阳气大伤,拟以扶正回阳,疏肝利胆,化气行水为法,取柴胡桂枝干姜汤意。

方用:柴胡12克,桂枝12克,干姜12克,生姜24克,红参12克,黄芪50克,茵陈40克,大腹皮30克,半边莲30克,白芍15克,紫菀12克,车前草20克,白术12克,茯苓50克,猪苓30克,泽泻15克,益母草20克。本拟水煎服,因该院药物不全,其家人乃随我回中医院取本方颗粒剂7剂。

三日不到,证情大减,要求转院到我科。以大便次数太多,约半小时一次为主诉;可下床,能对答;目黄减,有喜色;舌暗苔白,脉弦。嘱继续服用余药,再参乌梅丸意为汤。

服药一剂,病情进一步好转。29日下午,谓便次减少,但病势又有反复,短气不足以息,舌暗红少苔,脉弦大而数。仲景云:“夫脉当取太过不及”,阴证见阳脉,恐非佳兆,肾不纳气,虚阳外脱堪虑。血肉有情之品,此时不用,更待何时?《金匮要略》虽有“诸黄,猪膏发煎主之”一条,但老人尚厌油腻,急命家属以蛤蚧一对,冬虫夏草3克,老鸭肉适量炖汤予服。

30日上午,家属电话,云服汤、药而身燥热,问与炖汤有关否?答曰:阳气浮越治证已显,今炖汤加大葱白3根通阳,或可挽狂澜于既倒。古人云:脉在证先。又一证也。

遵嘱果然呼吸顺畅而身静脉和,暂过难关矣。

编者按

   现今之时,由于现代物理、化学临床检测等科学手段的临床应用,一些诸如“伏梁”、“息贲”、“肠覃”、“石瘕”、“癥”、“积”等古代医籍中所记述的相当于良性或恶性肿瘤或类似疾病,可以较早地、也更多地被发现;肿瘤,便成为当今东西方各国普遍而更为严重的健康问题,而尤以老年为多见。年老之人,大多形气不足。久病肿瘤,尤其恶性,或者转移者,常常影响多脏腑经络,影响阴阳平衡、气血和调,气机升降出入,证见多端。临床之际,尤须仅察病机,辨别标本,而为调治之,切不可一味施攻癌之法,或一味见虚而呆补,以免不顾阴阳气血脏腑形气之不足,一味攻邪抗癌,癌未能抑正气不支;或不顾癌毒鸱张,邪毒流散,而因其虚而滥施温补或滋养;

王师此案,因癌毒瘀结于肝胆,气机失于疏泄。水饮内停,臌胀已成,腹胀足肿,便溏食少,称危有日,苟延残喘而已。师用红参黄芪,入于柴胡桂姜方中,健脾疏肝,大补元气,而增茵陈五苓散、车前益母草、大腹皮、白芍、半枝莲等以助疏利三焦,恢复气机升降出入,而效应显然。后因便次频仍,短气不足以西,并于久病不足之际,脉诊得“阴证阳脉”、阳气失固之先机,于其脱象未显之际,预为血肉有情之蛤蚧、虫草,补肾纳气,以为固摄获效,颇足为临床重大危急疑难案例之师法也。

 

2 肝癌

陈某,肝癌术后九年近半。因局部复发随我诊治,期间还行肺转移切除术,有报道的诊治记载近两年68诊,自拟的软肝利胆汤功不可没,我也很有成就感。2015年5月27日此君一如既往,偶来复诊。对于肿瘤患者尤其是带瘤生存者的疗效评价,时间就是最有说服力的证据。以此向学生讲解展示,也算有理有据。乘兴合影留念,恐也属人之常情。谁料3小时后,此君专门回来,以看照片效果的名义,将其删除。云:“打电话给夫人,她说和医生照相的话,就永远和医生在一起。对不起。”我无语,我怅然。斯人也,有斯疾也。

编者按

   昔者高明如扁鹊,斯时堪称医中之圣明者也,犹有“六不治”无奈之叹。近代科学昌明,却是吾华近百年屈而不申之所短者。同胞之人,对于科学的崇拜,至于非理性;对于人类的文明及其成就,犹为缺乏理性之认识。况时移代隔,中西异趣;秉性好恶,各有不同。故医者虽存父母之心,然有时亦唯一㗛而已,徒唤奈何。

凡人之病,必有所因。饮食起居之习惯,脏腑阴阳、体质血气之禀赋,性情涵养之个性,或居处环境、燥湿寒温之利弊,日积月久,多为常见、多发或慢性病症之原因。生老病死,无人能免。与明医为友,即生命之有所屏障者也。以迷信之观点、狭窄之心胸、偏执之行为为日常之生活,何异自设牢笼,了无生趣者也。情志抑郁,心地痞塞,气血自然不畅,升降自然难谐,痼疾多所难免,良可叹矣。临床情志之郁而不畅者,或主或次,比比皆是。临床之脉,亦常常兼弦象;而《伤寒论》四逆散之见证,亦极为复杂;故(传)有近代之名医某,颇善用四逆散。临床之际,于多数患者,常先以四逆散为主,先服数剂,以为“开路方药”,而临床颇多获效。

 

3 食管癌

梁先生,退休刚一年即患食管癌,术后3月,虽经放化疗但体质衰弱,诸多不适,找我看中医,心无旁骛;我以临床常用之自创食管癌经验方全通汤为主治疗,至今已5年。其中一次肺转移,两次危急救治,容余详述:

2012年初肺转移,放疗为主,中药副之。2015年1月5日,吐血黑便,危急之至,多家医院建议送回老家,惟其妻(同属县级领导)坚决坚持,不离不弃。已入重症室一月,仍禁食止血,消耗殆尽。其妻求我出诊,我虽觉把握不大。但考虑禁食不必禁药,瘀血常留胃肠,日后必滋事端。西医方法用尽,中医责无旁贷。

乃遵仲景柏叶汤意,予侧柏叶、炮姜、艾叶、人参、大黄颗粒剂冲化鼻饲。一剂见效,3天后大便隐血阴性,连用完十剂后,转入普通病房。

清明之后,肺转移重症复来。短气不足以息,自汗如漏,夜三换衣;骶骨转移,疼痛连带右下肢,冰上加霜。家属拒绝放化疗和抽胸水,又指望我异地开药,自拟葶苈泽漆汤加味与之。竟不负重托,经月余转危为安。但仍不能下床,尚不能长途求诊。好在有动车之便,300公里,半日可回,平稳安全,乃应约邕城。

刻诊:形体瘦削,头发花白,神情自若,谈吐从容,语音清亮,面无倦色。然久坐则气急,偶有咳嗽粘痰,动则心悸,自汗乏力,手足温润,右下肢麻木无力,踩地则臀骶部疼痛,以致不能下床;双脚肌肤甲错,皮色偏暗,趾甲厚脆无光;所幸睡眠食欲及大便正常,小便频数,舌暗淡,苔薄白,中间多纵向小裂纹。脉数一息五至以上,左弦尺显,右弱散乱。

现下病不危重,但涉五脏。心脾气虚,营血不充,肺失宣降,肝肾亏虚,筋骨受损,取黄芪桂枝五物汤、小建中汤意,调营卫以充四末,建中焦以养五脏,补肝肾以壮筋骨。

方用:炙黄芪50克,桂枝12克,白芍12克,生姜12克,大枣20克,炙甘草12克,饴糖50克(自备),红参12克,山药20克,龟板20克,杜仲12克,牛膝30克,续断30克,独活12克,土鳖虫10克,杏仁12克。本方浓缩颗粒剂20剂以巩固继续治疗。

编者按:人禀天地之气而生。天气通于肺,地气通于嗌。食道癌者,古称“噎隔”。噎者,梗阻不通,食饮不能下也。隔者,隔绝堵塞,升降不得行也。患噎隔者,水谷不得入,升降不得行,气血化生无源,五脏六腑,肢骸官窍,皮肉筋骨脉,俱失荣养,则生机俱废也,病机复杂,诚为临床之逆症。三虎教授积多年临床经验,创食道肿瘤之专方“全通汤”,应用有年,疗效确著。杨宗善老中医经临床使用,也认为确有疗效,在《杨宗善名老中医临证精要》一书中收录两个食道癌应用此方获得良好疗效的医案,予以推广介绍。我在近期临床治疗的一例食道癌肝肺转移治疗中,参考该方思路,合用小柴胡汤化裁组方用药,结合针灸治疗,约3周许,患者反馈良好。

 

4 胃癌

在我门诊中遇到的患者性情急躁者莫如雷老太太了。每次都急不可耐,即使有一个拿红本本的离休干部提前她也会长吁短叹,愁眉苦脸,极不耐烦。2015年6月19日排到23号的她已经几次抢先未果,但10点20轮到她时言语却立即阴雨转晴,温和有加。对诊室人和等候的人说,胃癌手术后连化疗都没做,坚持吃王教授的药,今十年了。我暗自感叹,斯人也,有斯疾也。用笑颜来压抑愤怒,气机滞涩以致胃反的病机可知;喜怒形之于色而不郁闷,则对服药获效防止复发有益。世界上的事情,就是这么复杂而奇妙。

编者按:花不同色,草不同形。一草一木,各有其性,一禽一兽,皆有其情,何况乎人焉。寒暑之变,思虑欲求,喜怒哀乐,饮食劳逸,得失成败,时事迁变,外则影响皮毛腠理,内则影响气血腑脏。然而影响之常变利害、强弱大小,皆关乎禀赋。禀赋者,外则可见于形体官窍之体征,动则可察见于声息形态。今之新科学研究证实:肿瘤的发生与遗传基因关系密切,即其意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