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现今中医药临床剂量问题的意见和建议--黄煌

分类:医师推荐

关于现今中医药临床剂量问题的意见和建议

                       --附议于福年教授对于中药剂量问题的建议

           南京中医药大学教授 南京中医药大学国际经方中医学院院长 黄煌教授口述

                       欧洲经方中医学会副会长 袁炳胜 记录整理

 

                           当今中医药发展大略

随着社会的发展进步,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对生活质量和医疗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随着中国改革开放的发展和全球化时代的到来、中国中医师走向海外,把中医药传播到了海外;由于中医药良好的安全性以及临床疗效优势,尤其在一些疑难病症甚至一些急重病症诊治中卓越的临床疗效,而受到民众青睐,近些年,除了在应用中医药有着良好传统的亚洲,西方欧、美、澳、非、拉各大洲百多个国家和地区,除了中国中医师,包括很多当地人士和医学界,也掀起了学习中医的热潮,中医正逐渐从全球化到本土化发展;在匈牙利、澳大利亚等国家,已经对中医进行了立法管理,这是中医药发展的十分喜人的局面。

 

                 剂量是现在中医药发展面临的最大问题和瓶颈

但是,中医药发展也面临着传承断代、青黄不接、临床人才严重匮乏的尴尬局面。这实际上是因为一系列因素造成的。匈牙利中医药学会名誉会长于福年教授,是黑龙江省第一位中医内科学博士,也是90年代被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授予首批“做出突出贡献的中国博士学位获得者”之一,他曾经在争取匈牙利中医国家立法工作方面做出重大贡献。他在我们近期在德国纽伦堡举行的第一届欧洲经方中医大会上演讲指出:中医临床剂量是当前中医药生存和发展中的一个重要问题。在我看来,这个剂量问题实际上就是现在关系到我们中医学术的发展和传承的一个重要问题,剂量问题已经成为制约中医生存和发展的瓶颈。

正如很多老一辈中医专家所说,中医的生命在于临床疗效。而对于中医药临床疗效来说,剂量非常重要。众所周知,自古以来,临床剂量是不传之秘。也就是说中药剂量问题实际上技术性非常强,是中医药临床疗效的决定性因素。纵观历代医家的临床著述,历代各个成功的医家,在药物剂量应用上常常有自己的体会,剂量是临床处方用药取效的关键。

 以柴胡为例,我们曾经对全国330位名老中医应用柴胡的经验进行过调查,最小的为3克,最大的为100克,比例达到1:33;而《中国药典》的规定仅仅为3-10克,其变化区间仅仅为1:3;黄芪的剂量,也在10克(如玉屏风散)到120克(如补阳还五汤)甚至更大,是1:12;而《中国药典》规定仅仅为9-30克,也仅仅为1:3。诸如此类,不胜枚举。中医药临床剂量问题,是一个学术性和经验性极强的问题,剂量区间过度压缩,将挫伤临床医生进行科研和临床探索的积极性,不仅将影响中医药的传承,也将影响中医药的临床发展。     

临床情况十分复杂,处方用药,应该由医生根据临床实际决定。我们可以提高对医生的中医临床水平的要求,而不是缩小药物的剂量区间。总的来看古代医生的著作,他们剂量用量的自由裁量权还是很大的,医生是须要面对轻重缓急不同的具体临床情况和不同体质情况的个体的,他们应该有这个裁量权。但是现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药典,剂量区间非常小,大概只有1:3不到,最多就1:5的,这与历代医家的学术思想和经验严重不符合,这显然严重影响到中医临床与学术的继承,限制了当今从事中医工作的医生充分发挥和应用中医药临床解决具体问题时的能力;同时,这也剥了一些疑难、甚至危重疾病患者接受有效的中医药治疗的机会,更给我们从事中医临床工作的医生带来了法律风险。

比如去3月13日北京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肖荣远法官对“张喜半夏”所做的二审判决就因为根据《中国药典》半夏“有毒”、用量3-9克的规定,认为该中医师“超剂量”使用了“毒药”半夏40克(实际上,按数千年中医临床历史上的经验和今人的应用情况,在有些临床情况下,是可以使用40克的半夏用量的),而判中医师赔付4百余万的案例,无论事情起因经过如何,因为《中国药典》规定的剂量问题而导致如此的法律结果,对中医界的伤害是极为巨大而且深远的。

 

           关于剂量与临床疗效和安全性的关系问题的建议

建议制定关于中医药临床剂量标准的时候,在参考现代药理学研究成果的同时,应该充分尊重中医药几千年临床实践的知识经验,可以引以为临床可应用剂量范围的参考,以保证中医师可以具有充分的应用中医药治疗临床疾病的基本权利,造福病痛的患者;为提醒中医师谨慎使用有些可能导致毒副作用损害的某些药物,也可以结合现代药理毒理研究成果,列出应该谨慎使用的情况,以利于中医师在临床实践中兼顾安全与有效的原则;对虽经实验室检查发现可能有一定不良反应,但是经数千年临床实践检验,并经现代临床观察,安全无毒副作用,剂量规定限制确实不符合中医药临床应用的历史与现实实际、不利于中医药临床疗效作用发挥的一些规定,应该及时予以修订和调整。对于一些药典上不能改变的表述,那么也必须说明,这个剂量规定只是个参考,医生是有裁量权的。这个问题一定要明确。         

于会长提出这样一个建议我认为是好的,我是坚决支持支持的。我也呼吁世界中联和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要干预,要维护中医师的合法的权利。这不仅仅是为了维护我们中医师个人生存和执业的权利,是为了维护中医学术的继承和发展。更重要的也是维护作为具有法定意义的药典的质量水平和信誉权威的需要。

 

这是一件大事,不能等闲视之。

2016年10月11日讲述,10月18日整理定稿)